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环保故事
解救大灰狼
  “快看,那边湖中有一个黑点,还在动。”  “狼、狼、狼,一匹狼掉进了湖中的冰窟窿里了。”  11月16日,傍晚的寒风在草原上瑟瑟发响,结束了一天的下帐工作,玛多县黄河乡人武部部长李起勇、乡生态保护站干事加羊.. (2020-11-19)
青海湖畔的普氏原羚和牧民巡护员尖木措
  正在草原上漫步的普氏原羚“小瘦瘦”。新华网卡娅梅朵摄  初冬的青海湖畔,芳草萋萋,气温渐凉。一只年幼的普氏原羚漫步在草原上,身上的毛色几乎与枯黄的牧草融为一体。接近一户人家的时候,它突然加快了脚步,欢快.. (2020-11-17)
听农牧民讲那三江源的生态故事
  雄伟的巴颜喀拉山高耸云天,黄河长江澜沧江在这里发源……涓涓溪流汇成了滔天巨浪,穿越万水千山,不息奔腾向大海,中华水塔,生命摇篮,哺育亿万儿女,滋养锦绣山川……  青海地处青藏高原,被誉为“三江之源”“中.. (2020-11-17)
祁连山国家公园仙米片区生态管护侧记
山高无路只能搭梯爬行  8月27日至28日,记者深入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回族自治县祁连山国家公园仙米片区的仙米管护站、寺沟管护站、宁缠管护站、青阳河管护站,了解管护站的建设,管护员的工作、生活等情况。  祁连山国家.. (2020-11-05)
多泉之川的环保卫士
  是什么力量,让2112人无偿参与到环保事业中?  是什么力量,让他们一干就是十几年?  他们的回答很质朴:只为重现家乡多泉之川的美。  过马营是藏语,意为多泉之川。春夏交替之际,一场狂风席卷后,草原上又出现.. (2020-10-28)
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园循着牧民走过的足迹——措池草原上的讲堂(下篇)
措池村的山水卷轴。  今夜,原村党支部书记然西尕玛帐房里的灯火,是方圆几十里惟一的光亮。帐房外,两只狗正蜷缩在篷布的角落避风,不远处,是一片黑压压的牦牛,走近些,借着微弱的光线,能看到它们鼻孔里冒出的一股股.. (2020-09-24)
【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园】大自然的一课——措池草原上的讲堂(上)
措池的牧野。姚斌张多钧摄  三江源,有丰富的水源,是地球上最原生态的地方,自然风貌保留最完好的地域,稀有野生动植物生长栖息之所。天上措池,是三江源头“大美不言”之地,也是高寒草原和游牧文化相融的家园。  20.. (2020-09-24)
索南多杰和大自然摄影队的故事(上)
冰川下的足迹。资料图片高原精灵。摄影:白吾·索南多杰草原生活。哺育。康巴汉子。摄影:白吾·索南多杰  在摄影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至理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  说这话的人,是著.. (2020-09-16)
索南多杰和大自然摄影队的故事(下)
优雅。依偎。白吾·索南多杰摄拎着相机走江源的白吾·索南多杰。资料图片康巴姑娘。白吾·索南多杰摄  不管走到哪里,白吾·索南多杰都会背着他的相机。自2013年退休后,最初的三年,他的足迹一直在向着三江源的最深处延.. (2020-09-16)
三江源国家公园:棕熊出没的故事
大野之上。早些年,省林业厅在我省牧区实施的防熊栏项目。措池村牧户家中,棕熊从防熊栏底扒了一个洞,进入牧民家中。棕熊扒窗户时留在墙上的脚印。  在三江源采访,不管走到哪里,采访什么人,他们的话语中都传递出一种.. (2020-08-26)
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园: 杨欣和班德湖
班德湖畔的观鸟站。时值初夏,班德湖外的远山依旧雪覆冰封。观鸟站的箱式房屋内,墙壁上的画作似乎在展示着大自然的理想境界。可以断定,如果没有了斑头雁,班德湖一定是一片死寂。李友崇摄  从西宁出发前,就知道杨欣在.. (2020-08-21)
草原上的“记录者”
成群的白唇鹿。江永才仁摄8月,绝对是嘎嘉洛草原最美的季节。伫立在任何一处,放眼观望,高山耸立、冰川起伏,河网密布、湖泊如珠。作为资深的摄影爱好者,这一天,江永才仁早早守候在治多县多彩乡达胜村附近的索布查叶山山.. (2020-08-20)
南京大学生在可可西里建了个志愿者基地,已服务3年
怀揣着对藏羚羊保护的热忱,南京的几十名大学生走到了一起,在可可西里建立了第一个大学生志愿服务基地,并组建了高校志愿者联盟。8月17日,记者获悉,今年是该基地服务当地的第四年。“可可西里”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高犇的.. (2020-08-20)
治多草原上捡拾垃圾的“阿甘”
举目万里长江第一湾。牧民在清理网围栏上的动物毛发。叶青村所辖地域,便是“万里长江第一湾”。叶青村三社的牧民对道路周边的垃圾进行地毯式捡拾。  6月15日上午,从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城出发,前往立新乡叶青村拍摄天.. (2020-08-20)
一个爱雪豹如生命的江源牧人
除了专业野生动物摄影师,今天的三江源,很多普通牧人也拍到过雪豹,文校也拍到过,大雪豹、小雪豹都有,不仅有图片,也有动态视频。文校是曲麻莱县约改镇岗当村牧人,家在通天河谷左岸的另一条山谷里。20年前,三江源自然.. (2020-08-18)
现场目睹藏羚羊大迁徙
藏羚羊穿过青藏线。  我们曾不止一次驻足凝望过那些藏羚羊奔跑的样子。那是何等的悠雅!它们好像不是在跑,而是在紧挨着山野飞翔。当那四只灵巧的小蹄子如鼓点般敲向大地时,那身子就在那鼓点之上如鹰在滑翔。  它们一.. (2020-08-18)
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园公巴白玛与野生动物的情缘
喜马拉雅山的增高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每年只增高0.8厘米,缓慢到有足够的时间让斑头雁一天天去适应高空,并延续着祖辈们认定的飞行路线。生存之道。岩羊的生存法则:危险之地即安全之所。谁都无法预料,它们中究竟有谁能活下.. (2020-08-18)
他们的珠峰故事
5月27日上午,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成功登顶,将觇标竖立在世界之巅,各项峰顶测量工作顺利开展,标志着2020珠峰高程测量取得关键性胜利。1975年,中国首次精确测定并公布珠峰高程,距今已整整45年。2005年,我国.. (2020-06-04)
文校与雪豹一家共度的14个日夜
  5月,三江源深处,高山积雪开始融化,白昼一天比一天长。文校每天下午都要向东远眺海拔5000多米的扎冒山,盼望着山下成片的红土能跃入他的眼帘,盼望着山下那成片的绿色柏树林重回视野。文校说,当三江源大地复苏,万物.. (2020-05-26)
玉树牧民才仁尼玛的“科研”人生
  2019年秋天,才仁尼玛送走了最后一批生态体验访客,躺在格桑花盛开的草原上,山谷回归寂静,耳畔只有风声。一年的旅游向导工作完美收官,但才仁尼玛仍要坚持在山间巡护,帮科研人员记录野生动物的活动踪迹。  这里是.. (202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