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近日,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摄影爱好者用安置的红外线照相机..
高寒草地是青藏高原“中华水塔”功能发挥的主体基质。近年来..
基于喜马拉雅山中段树线样地网络,我所生态系统格局与过程团..
5月10日,门源县宁缠管护站管护人员在布设的红外线监测相机里..
生态系统中的稀有种多样性高、数量低,可提供重要生态学功能..
深度报道
三江源国家公园:2020藏羚羊大迁徙现场报道之一
2020-05-19 10:43:10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胡永科 姚斌 张多钧 【 】 浏览:125次 评论:0

  从曲麻莱县楚玛尔河前往青藏公路生命大通道途中的母藏羚羊

  【编者按】藏羚羊大迁徙,一次漫长的生命跋涉,一次迎接新生命的希望之旅。

  藏羚羊大迁徙,每年重复一次,一代代藏羚羊都不会忘记迁徙的季节和路线,场面壮观,气势宏伟。

  今年,日报全媒体记者再次走进三江源国家公园,将持续关注、报道藏羚羊历经艰辛,前往天然大“产房”卓乃湖、可可西里湖和太阳湖,继续一代又一代生灵繁衍的生命之旅;持续报道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们,把野生动物当作自己的亲人,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像保护生命一样保护生态的守护之旅。敬请关注。

  怀孕的母藏羚羊通过青藏公路生命通道后,正在觅食。

  走向生命之源——目击藏羚羊大迁徙

  自5月18日下午4时28分,记者从楚玛尔河至五道梁保护站,一路拍摄迁徙的藏羚羊,直至下午6时5分,抵达青藏公路生命大通道。

  下午6时35分,该地突降大雪,记者在守候了1小时2分后, 23只前往卓乃湖产仔的藏羚羊,在五道梁保护站民警双向禁停车辆的守护下,均平安通过青藏公路。

  这是一条藏羚羊的回归之途,也是一条藏羚羊的守望之路。

  莽莽昆仑,风雪交加,一群藏羚羊正在穿越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这是5月18日傍晚,记者在可可西里五道梁藏羚羊迁徙通道看到的一幕。

  自4月30日今年首批64只向卓乃湖方向迁徙的藏羚羊从这里经过之后,这样的情景已经持续了19天。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藏羚羊从这里经过,少则三四十只,多则200多只。截至当晚,前后大约有1200多只藏羚羊已经从这里走向可可西里腹地。

  前几日有一则消息在网上盛传,说“ 7000多只藏羚羊安全进入可可西里”。从记者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五道梁保护站实地采访了解的情况看,尽管今年藏羚羊迁徙的时间有所提前,持续迁徙也已超过了半个月,但目前进入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远没有那么多。

  藏羚羊的迁徙是地球上最为恢宏的三种有蹄类动物的大迁徙之一,场面壮观,气势宏伟——另两大有蹄类动物是非洲角马和北极驯鹿。眼下正是藏羚羊第一次大迁徙的季节。到了这个季节,它们像是听到了一种召唤,会从高原的四面八方向一个地方迁徙和集结,而后又从那里原路返回。

  这是藏羚羊的生存密码,一个有关生命的秘密。对这个秘密,迄今为止,我们依然所知甚少。藏羚羊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精灵,其栖息地覆盖了包括可可西里、羌塘、阿尔金山在内的广袤大地,其总面积可能比一个青海省的面积还要大。除了一个季节,每年的大部分时间,它们一群群分散栖息在如此辽阔的高原大地上,生存区域东西相跨1600公里。它们就像是一个个土著游牧部落,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专属的牧场和相对固定的家园,无论怎么迁徙,最终它们还会回到曾经的草原,继续亿万年苦苦坚守下来的那一种生活。

  藏羚羊大迁徙的集结地就是卓乃湖、可可西里湖和太阳湖一带。这是一次迎接新生命的迁徙之旅,它们之所以历经艰辛赶往这里,就是要在这里产下自己的孩子,所以,有人把这个地方称为藏羚羊的天然大“产房”,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藏羚羊的摇篮。

  当天,记者从曲麻莱县城出发,沿215国道行进,前往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拍摄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前往卓乃湖产仔之旅。

  离开曲麻河乡,一群群藏羚羊开始进入视线,直到抵达五道梁保护站,数量最少的一群有4只,数量最多的一群达到了37只,沿途目击的12群藏羚羊总数超过100多只,其中多以母羊为主。

  尤其是进入青藏线后,行进于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之间,准备穿越生命大通道的藏羚羊群,基本都是母羊,它们警惕地观察着周边环境,凡听到公路上半挂货车的鸣笛声或发动机的轰鸣声,就会紧张地抬头张望,或向公路西侧奔跑。

  青藏公路3001至3002段,是五道梁区域藏羚羊迁徙的主要通道之一。在我们抵达五道梁保护站的5小时前,27只藏羚羊试图穿越青藏线,被5匹狼伏击围猎。通过调取监控视频,可以看到藏羚羊群穿过青藏铁路桥洞,向青藏公路靠近。突然,藏羚羊纷纷掉头,跑向西侧。此时,从画面中看到,青藏公路的东南、西南方向,各蹲守着两匹狼,青藏公路西北蹲守着一匹狼,它们呈三角形,正伺机向藏羚羊群发动袭击,但是这一陷阱被警觉性极高的藏羚羊识破。

  藏羚羊的迁徙之旅,危机四伏,不仅要预防天敌的围猎,还要躲避青藏线往来车辆的干扰,还有雨雪天气的围困。

  就在两天前,索南达杰保护站民警在巡护时,发现一辆越野车擅自闯入保护区,追逐怀孕的藏羚羊群,造成羊群的极大恐慌和惊吓,巡护民警及时出警,扣押肇事车辆及人员,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藏羚羊迁徙的时间从每天早晨6时30分至晚上10时左右,高峰期一般在下午时段,这是五道梁保护站站长普措才仁多年总结的经验。

  当日6时37分,记者在现场看到,23只藏羚羊开始缓慢向青藏公路移动,德尕、普措文索、扎西桑周3位民警,拦阻了藏羚羊迁徙通道两侧车辆,半分钟内,所有藏羚羊全部平安通过青藏公路生命大通道。

  藏羚羊在每年的11月至12月完成交配,每年4月底,藏羚公母羊开始分群而居,尔后,当高原的夏天来临时,大迁徙开始了,包括雌羔在内的所有母羊都会向着那个地方集体迁徙。大约一个月之后抵达目的地。稍事休息,一调整好身体状态,便会在那里产下新的生命,数万藏羚羊一起产羔。尔后精心哺育,过不了几天,小羊羔就能活蹦乱跳了。回迁之旅又要开始,又是一次漫长的生命跋涉。这种生命之旅,每年重复一次,一代代藏羚羊都不会忘记迁徙的季节和路线。如此循环往复,从未改变。即使上世纪末,藏羚羊由此引来灭绝性的灾难时,一到那个季节,它们依然会踏上那条迁徙之路。

  这个季节,它们只会朝一个方向移动,那方向在每一只藏羚羊的心里。假如你从高空长时间注视青藏高原的这一片土地,你就会看到一个奇观,所有的藏羚羊朝着一个方向移动,最终会汇集到那个神秘的地方,好像每一个步子都经过了精确地推算。无论它们从何时何地开始迁徙,抵达的日期都惊人的一致。抵达之后,新生命降临,生命欢乐的盛宴开始,一代又一代生灵的繁衍继续。

  可能与全球气候变化有关,近十余年藏羚羊迁徙的时间一直有所变化。可可西里青藏公路边的一块宣传牌上写着: “近年来,藏羚羊的迁徙时间逐渐提前,2006年开始尤其明显。2010年提前到5月16日、17日,比过去整整提前1个月。”今年的迁徙是从4月30日开始的,当天有64只藏羚羊穿过青藏线,走向可可西里腹地,迁徙时间比10年前又提前了半个多月,比去年也提前了一天。

  雪越下越大了,天也越来越黑,穿过通道的藏羚羊也越走越远。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