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成果
故事
“亚洲水塔”不同组分(降水、冰川、湖泊、河流)时空变化。中科院青藏高原所供图中新网北京6月8日电(记者孙自法)以青藏高原为核心的地球第三极,储存着世界上仅次于南..
相较于动物,植物一般以固着的静止姿态示人,很少有主动的动作或行为。大家都知道,含羞草因叶子受到外力触碰后立即闭合而闻名,受到植物爱好者喜爱。但奇妙的自然界不..
19日,记者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了解到,日前,青海多美生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驻站监测人员协同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人员环湖监测时,远距离..
图片由天祝融媒提供近日,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和陆桥生态中心雪豹研究团队在安置于武威市天祝县马牙雪山的红外触发自动相机上,发现了一组雪豹的视频。视频中,..
21日,记者从青海省林草局获悉,日前,“消失”三十多年的中华秋沙鸭再次现身青海,这是自《青海动物经济志》有记录以来,时隔三十多年后再次记录到该鸟种,填补了该鸟..
观点评论
世界第三极与气候变化:三江源牧民调查手记
2021-11-11 05:51:31 来源: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史湘莹 【 】 浏览:922次 评论:0

写在前面:

从10月31日到11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正在英国格拉斯哥举办。这是自2015年《巴黎协定》以来最大规模的气候会谈。今年8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了第六次评估报告(AR6),预测在未来20年内,全球升温超过工业化前水平1.5摄氏度的可能性约为50%,人类急需采取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去年来我国明确提出2030年“碳达峰”与2060年“碳中和”目标。各行各业都在讨论如何参与和助力双碳目标。而这一切,也与今年频繁登上新闻的极端天气形成了呼应,也对各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因此,我们也将推送介绍一系列与气候变化的减排、影响和适应相关的观点、研究和山水的调研实践工作。

气候变化已经不是一个小众的概念了,但是人们对它的认知及其带来的影响还知之甚少。青藏高原作为世界“第三极”,又是极其敏感脆弱的高原生态系统,气候变化的影响和适应是一个更加需要关注的问题。

作为“亚洲水塔”,青藏高原拥有大小1500多个湖泊,占全国湖泊总面积约三分之一;另外,青藏高原地区有超过350条内流和外流河,其中外流河为组成太平洋水系的金沙江和澜沧江,以及构成印度洋水系的雅鲁藏布江和怒江。这些河流作为连接海洋与高原冰川的通道,正受到气候变化的消极影响。研究表明,气候变暖已经使得青藏高原上四万多条冰川在整体上不同程度地消融和退缩,并伴随着降水量的不稳定以及冻土的退化,从而导致洪水、湿地萎缩、河流流量异常、湖泊消涨或泥石流等灾害的发生。

640.webp.jpg

纳木措,西藏第一大湖、三大圣湖之一

640.webp (1).jpg

澜沧江上游的扎曲河

作为地球上生物资源最丰富、生态环境最奇特的自然资源宝库之一,青藏高原和栖息于此的野生动物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以青藏高原地区的旗舰濒危物种雪豹为例——众所周知,雪豹栖息在亚洲北部和中部山区海拔低于5000米的树线之上,而非林区,因此山区树线的上移会导致雪豹栖息地的减少(Forest, 2012)。

同时,青藏高原上世代生存的牧民也是直接感知到气候的影响并做出反应的群体。首先要区分的是两个概念——天气和气候。天气本来就具有不确定性和波动性,牧民也已习惯于应对不同的天气情况。气候则是“天气的分布”,天气的均温、季节变化、降水模式、降水量等特征,共同构成了“气候”这个概念。对于气候来说,其变化可能是缓慢而持续的,我们是在讨论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变化问题。

个体牧户是否、以及什么时候能够意识到气候变化呢?个体对气候的观察和感知,与他的放牧经验、受到的教育、获得的信息,乃至他所拥有的条件和技术都是有关系的。另一方面,对于天气变化的应对方法和对气候变化的应对方法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对于畜牧业来说,天气对于草场质量的影响,短期内可能会关系到一年的牲畜营养情况,可以补充饲料等,但是如果是长期的影响,那么减少牲畜、改换品种,乃至放弃这块土地也是一种可能。

640.webp (2).jpg

牧人和他的牛群们

从2017年开始,山水开始在乐施会的支持下进行气候变化牧民调查,了解青藏高原牧民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认知、受到的影响和采取的适应措施,陆续在玉树杂多县、称多县、祁连山、果洛州分别开展了系列访谈。在这个刚刚过去的夏天,我们就进行了对玉树称多县和杂多县的调研。

640.webp (3).jpg

在牧户家中进行气候变化调查

640.webp (4).jpg

气候变化调查得出的部分结果——当地牧民对于气候变化的感知

这几年的雨水充沛。玉树每天几乎都有淅淅沥沥的小雨,让人恍惚间到了南方。在草原上有时候这雨任性成为冰雹,就给山尖尖添了一层白霜。草整体长得不错,在公路上放眼望去,是起起伏伏的温柔的嫩绿色海洋。有些草甸是低洼的湿地,一丛一丛的草垒之间闪过亮晶晶的水面。有的山谷里长着一片片野花,紫色或是黄色,连成片却也没有什么规则,远看很多,近看又不见了,每一朵太小了。

640.gif

草原上的多刺绿绒蒿

但即使是好的年景,草场情况也有很大不同。大部分的草场草非常矮,几乎贴着地面,就像足球场的人工草坪一样。有些部分露出了一些裸露的土地,有些地方已经没有牦牛喜欢的禾本科和莎草科牧草,而是以牲畜不喜欢吃的菊科、豆科植物为主。有些地方露出小洞,是鼠兔藏身的窝,它们时不时露出头机敏地看一看,飞奔到另一个小洞当中去。

640.webp (5).jpg

草场上的鼠兔洞

在公路所切割出来的草坪的边缘上,可以看到草皮的厚度,这是一层被草根,烂掉的草叶腐殖质团团缠住的厚实的草垫,路边露出一条土质剖面时,那些草皮在往下滑。这些草皮是非常重要的草场的基础,失去了这层草皮,就会出现我们常说的“黑土滩”,如果黑土也被雨水冲刷走,这就要被称之为水土流失了,也许最终只能剩下贫瘠的碎石滩。有的地方草长得很差,很矮,鼠兔很多,几乎将草啃食干净,盘根错节的鼠兔洞也使草地非常松软和破碎,直到也失去表层草皮。这就是退化的草地了。

640.webp (11).jpg

失去草皮的黑土滩

围栏是草原上的另一道“风景线”——远看是看不出来的,仔细一看却发现它几乎无处不在。最常见的是分界用的围栏,常常在路边以及山梁上看见,隔开村与村,社与社,组与组甚至户与户之间的分界线。有的是像墙一样,不是完全闭合的。这种围栏有可能会阻隔一些野生动物通过,使用不当也可能会加强局部地区的过牧。但是对于牧民来说,围栏可以划分私人的草场,减少纷争,并且降低放牧成本,所以对于围栏的使用一直有多方的争议。

640.webp (6).jpg

草原上的围栏

围栏还有一种很常见的用途,被各家各户用来围合“草库伦”——是面积相对小,夏天封育停牧,冬春季节将体弱的牛赶进去补充草料的储备区,草库伦常常是封闭起来的。有的时候在虫草季,当主人不在的时候,也会把牛赶进去,可以节省放牧的人力。这种“草库伦”对于牲畜过冬很重要,有的人家甚至租用别人家的,根据面积大小,每年租金可以达到6000-14000元。尽管只在关键的几个月使用,但是这种非正式的草场市场可以起到很重要的应急补充作用。

640.webp (7).jpg

草原上的“草库伦”

在我们访谈过的一户玉树普通牧民家中,两户11口人生活在一起,养着将近90头牛。2016年,这家人以6000块钱的价格额外租了一片草场,还是没能抵御得住恶劣的天气,饿死了十多头牛。2016-2017年底,天气干旱,草场很差。冬天的时候牛身上还有膘,还能扛着,慢慢地到了春天,加上下雪等等因素,牛就熬不住了,虚弱而瘦弱,直到生病或者直接饿死。那些饿死的牛被留在山谷里,肉是没法吃的——已经骨瘦如柴了,只有被山里的秃鹫、流浪狗等抢食了。当被问到:“如果这一年干旱,草场不好,会不会先卖掉一些牛然后等度过春天再买新的小牛?”她们回答道:“舍不得啊,都是自家的牛。”而且要卖牛也需要请人来宰杀,再拿到市场上去卖肉,这些她们都不太会处理,“还不如留着呢。”

“每年也会买饲料,但是也只能用草场补贴来买啊,就几千块,不够。我们家不太会挖虫草,这个收入不高。”颗粒饲料和干草是补充牲畜冬天营养的重要来源,尤其是小牛和体弱的牛,补饲往往对于它们能否熬过冬天很关键。来自于市场补给的需求就使得现金显得尤为重要,不再能够按照纯粹的自给自足来完成整个生产生活。这时候,要不就是卖掉一些牛,也就是“出栏”,要不就是需要其他的现金来源,例如卖虫草、贝母等药材的收入,与市场交换度过冬天的供给。

2019年的时候玉树发生过雪灾,雪灾造成的危害主要是由于长时间的降雪导致草场被积雪覆盖,牛羊无法啃食牧草。有很多地区,例如杂多县扎青乡、称多县等地方,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甚至很多野生有蹄类动物也出现了冻死饿死的情况。

640.webp (8).jpg

2019年玉树雪灾

雪灾的时候,政府部门、NGO乃至很多牧民自发地运来草料、物资救灾。渡过难关之后,有的牧民反馈说,从那以后“学会了购买饲料和牧草”,准备过冬。习得了应对极端天气的办法,也是自然灾害对于这个地区的牧民产生的后续影响之一。另一方面,有的牧民认为在一些鼠兔泛滥、草场被啃食严重的地区,草场质量得到了恢复,因为鼠兔的数量也在雪灾中减少了。这也是一个有趣的发现。

640.webp (9).jpg

气候变化调查部分结果——当地牧民的适应行为和可采取的应对措施

气候的波动也是草原的常态。这几年雨水大,又有了新的问题,一些道路被冲断,影响了交通,而特大暴雨可能伴随着电闪雷鸣,还发生过雷击伤人的事件。但整体上牧民是喜欢下雨的。“雨水好,草场就长得好。”牧民回答我们。“因为有虫草收入,有很多人卖掉牛羊搬到县上了。现在草场上牛少多了,不需要减少牲畜。” 在玉树州杂多县,由于有虫草收入,很多人为了孩子上学等原因搬到城里,会把牲畜全部卖给亲戚,将草场也一并出租,其实增加了留在草场上的牧户的灵活性和资源。对已经搬走的牧户,可能对于今年牧草长势好不好、够不够牛吃已经不敏感了,他们更加在乎的是雨水会不会影响到虫草的收成。

在草原上,常常几公里以外阴云密布、下着倾盆大雨,而这一边太阳当空、挂着半截彩虹。在热气腾腾的帐篷里,天气是生活在自然中的农牧民永久不变的话题:如何抵御风雪、如何与牲畜在祖祖辈辈依赖的草场上存活发展——这些问题往往与我们讨论的碳排放、碳中和等宏大的词汇相距甚远,但实际上,正是考虑到气候变化(如热浪、干旱等灾害)对于极地、海洋、农牧业发展产生的影响,才要全面深入地发动社会各行各业的人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我们本是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青藏高原与气候变化系列的调研我们还会持续地进行下去,也将继续为大家更新我们的调研手记和研究成果。

640.webp (10).jpg


170
顶一下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