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成果
故事
近日,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雪豹、金钱豹常被人类镜头“捕获”。但一只罕见的皮毛颜色接近金钱豹的雪豹,出现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据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曲..
图为黄喉貂在林中嬉戏玩耍。刘平摄“黄喉貂多次在被拍到,数量从1只到2只,可以说在玛可河林场存在较为稳定的黄喉貂种群。”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连新..
今年8月,青海山水自然资源调查规划设计研究院在青海柴达木盆地德令哈市柏树山野生植物考察中,发现一种特殊的蕨类植物,分布于海拔3200~3300米的高山岩缝中,经过中国..
黄喉貂(图片来源于网络)12月1日早晨,青海省玛可河林业局职工在玛可河对岸发现一只正在觅食的黄喉貂。这是在玛可河林区第二次拍摄到黄喉貂活动踪迹。在拍摄的近一分钟..
12月6日,一只黑鹳在西宁市北川河湿地公园内嬉戏。近日,位于青海省西宁市的北川河湿地公园迎来两只黑鹳。黑鹳属鹳形目、鹳科,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目前全世界仅存3000只..
观点评论
祁连山国家公园建设:从农民到生态管护员
2020-12-15 11:53:03 来源: 青海日报 作者:苏烽 【 】 浏览:2573次 评论:0

  冬日里,海拔4000米的山谷豁口冷风直灌,赵忠成和管护队员们冒着严寒在祁连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德令哈分局八盘山管护站所设的卡点巡检着过往的车辆。

  距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130公里的八盘山管护站,是德令哈分局所设的3个管护站中位置比较偏远的一个,管护核心区内近1.44万公顷的面积都是无人区。

  大麦沟的北面有一座院子,赵忠成和他的3个管护队员常年驻守在这里,他们便是八盘山管护站里的管护员,年近50岁的赵忠成是他们的站长。

  草木掩映,青松常绿。屋里暖和,屋外却冻得人瑟瑟发抖。

  “这边的野生动物多了,草地沙化也减少了,很高兴。”尽管大多数时间都在野外巡护和卡点检查中度过,枯燥繁杂,但老赵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在他看来自己和队员们的辛苦是值得的。

  老赵看起来普普通通,中等个,皮肤还有点黑,这和他长年累月的巡护是分不开的。老赵说:“每天我们最少要巡护60公里,基本都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由于管护区面积达2.3万公顷,日常巡护面积较广,他们4个人基本上都是两两结伴出去,以防发生意外。

  “过去基本上都是在农村,没想到快老了还到牧区上班了!”当记者向老赵问到为何要选择在这里工作时,老赵不由地说道。他说,有人也这么问过我,离家这么远,又非常辛苦,你为什么愿意干这工作?

  老赵出生在德令哈市柯鲁柯镇乌兰干沟村的一个普通家庭,父辈是60年前举家从湟中迁过来的。那些年里,全家人基本靠种田为生。后来,老赵也是每天绕着家里种的0.02公顷青稞地忙活,过着刚够温饱的日子。

  15年前,村里的干部找到老赵,问他:“要不要当公益林管护员?”老赵答应了,那一年,他还算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那几年,日子苦,听说当管护员每个月发600元工资,就去了。”老赵很坦然地说。

  当时,赵忠成管护的地点是一个叫川水梁的地方,离家70多公里,在那里他一干就是10年,他离开的时候,当初他种植浇灌的第一批苗木已经成林。

  2015年,祁连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德令哈分局成立八盘山管护站,要从一批经验丰富的管护员里遴选管护员,老赵又答应去了。

  “这几年国家保护生态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身边的环境一年比一年好,远点、累点又算什么?”老赵说,那次给家里人说起要到八盘山去当站长的事情后,家里人也很反对,说放着好好的护林员不干,偏偏去雪山牧区里和“狼娃子”较劲,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每天早上6时起床,骑着摩托车进到大山里,回来时已经是夜幕降临。这几年,赵忠成上任后,穿越高寒草甸、雪山深处,日复一日,走进人迹罕至的核心区,与狼、盘羊、藏狐等野生动物相伴,只为守护好身边的生态环境。

  “我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也很充实。”老赵说,以前他没什么手艺,只能靠种田度日,这份工作是国家给的,让他有了选择的机会。“如今,虽然住在大山里面,但每月有了2800元的固定工资,管护站里还有厨房、健身房、暖气,我一定要把这份工作干好。”

  15年,从一个挥汗在田垄边耕耘种田的农民,到成为一名公益林管护员,身处沙漠戈壁精心培育苗木成林,再到行进在人迹罕至的雪山草甸成为祁连山国家公园的“卫士”,赵忠成的身份发生着变化,但不变的是他想要守护好这片美丽家园的心愿。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