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红外相机视频截图。生活在海拔四千米高度的雪豹,会出现在距..
青藏高原水资源丰富,被誉为“中华水塔”,在保障我国和东南..
高寒草地生态系统生物量的地上-地下分配比率、物种多样性与生..
由中科院青藏所牵头的第二次青藏科考湖泊演变及气候变化响应..
生态建设是青海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是农牧业发展的..
评论观察
祁连山野生动物的守护者撑起生态安全屏障
2020-03-20 12:05: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 】 浏览:381次 评论:0

 2月10日的雪下了一天一夜,祁连山腹地积雪厚得足以没过小腿。葛文荣的手机不时亮起,前方发到工作群的图片,好几张都是车子陷进雪地的场景。作为青海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协会会长的他深知,大雪断路意味着很多管护站的巡护会中断,甚至与外界隔绝,采购基本生活物资会很困难。

 自春节以来,一线管护人员早已坚守在各个站点,深入辖区巡护,保护野生动物。看着窗外的大雪,他心中不免阵阵焦虑。

 昆仑山横贯青海,祁连山林海莽莽。作为青海的一张名片,祁连山国家公园在气候调节和物种保有等方面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如今的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内,多只雪豹同框以及珍稀野生动物豺、荒漠猫的珍贵画面被多次拍到,并且在国际重要湿地申报工作中,时隔30年后再次记录到有“鸟中大熊猫”之称的黑鹳。

 新冠病毒肆虐以来,打击野生动植物犯罪被提到最高立法层面,如何保护野生动物得到人们的极大关注。与此同时,首席生态摄影师鲍永清镜头下的雪豹、藏狐与土拨鼠的图片再次被刷屏。日前,葛文荣向记者讲述了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度过疫情的经历,以及野生动物保护的现状。

 巡查野生动物“守护”疫情下的迁徙

 刚进入2月,突如其来的疫情要求青海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协会立即扛起防控的第一职责,没有援手,更不能有丝毫松懈。一想到前方管护员们的防护用品还非常缺乏,葛文荣不得不在朋友圈发出求援消息:祁连山国家公园一线管护人员缺乏必要的防护用品,手中有多余防护用品的爱心人士,有愿意捐赠的请联系我,非常感激!

 幸运的是,第二天他们就收到青海自媒体联盟捐助的两包口罩,和管理局筹集的物资一起送到“前线”。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的东部地区有农业区,这个地方的居民相对来说是固定居住的,而西部地区则多是游牧民。疫情暴发后,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的一个重点区域门源县城出现确诊病例,由于是人口密集区,当地管护员的职责就变成防疫第一,要一边巡查野生动物,一边参与联防联控。

 到了冬季,山上的野生动物会“结伴”来到山底,除了觅食方便,还能躲避天敌。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取暖,野生动物这时喜欢一群一群地合在一起,好过冬。而冬天合群的动物会发生非正常死亡,比如被狼咬死,防护员得时刻防止动物尸体出现在辖区,一旦出现需要迅速作无害化处理。

 恰恰这个时期也是偷猎的高发期。葛文荣记得很清楚,森林公安在过节的短时间内处理了两起偷捕的案子。“一是柴达木边上的地域比较开阔,那里的管护力量可能相对弱一些,会有偷捕现象;二是本地的老百姓历史上有捕猎的习惯,有些人法律意识淡薄,总觉得到这个季节了,想打两只野味。”

 这段时间还有一件事总让他感到一丝担忧。“每年到了四五月份,南方的鸟就会往祁连山迁徙。迁徙时会不会带来病疫,本身就是我们每年的关注点。虽然新冠病毒是否会寄生在野生动物身上还没有科学论断,但今年疫情下的迁徙,还是会有一些压力。”

   管护员、民警、“村两委+”多方组成联防队伍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的防护站点非常多,总共有40个,但临时整体性增加人员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现有工作人员的工作量比平时大了很多,同时需要更合理地调配岗位。“大量的管护员是来自脱贫攻坚下好多村子里的贫困户,培训后做管护员,帮助他们脱贫。”

 疫情发生突然,防控物资非常紧缺。葛文荣有切身的体会,之前通过爱心企业、媒体,以及管理部门想了一些办法,后来相关部门调配来一些口罩和消毒液。“口罩要用的时间长一些、反复使用,紧紧巴巴能应付,但防护服跟不上。原本无害化处理动物尸体,是需要穿防护服的。经过这次疫情,下一步也考虑陆续去解决这些问题。”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的试点区里有很多牧业村和农业村,疫情发生之后,立即发动村两委班子参与防疫相关工作,“比如相对来说压力比较大的门源地区,村两委的干部、党员,加上村里的志愿者加入,很好地解决了人力不足的问题。”葛文荣感到欣慰的是,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一直积极探索的“村两委+”在这次疫情中发挥了突出作用,“这是特别好的一种模式,可以在两委的基础上,撬动基层的力量参与疫情防控。”

 重点区域有管护站的管护员、森林公安的民警、村两委的党员,以及志愿者组成的联防队伍巡查。在寒冷的黑夜,大家互相打气,干劲倍增。


 防控工作落在实处:设卡封村,24小时专人执勤看守,每日向村委会报告村民健康状况,每家每户的防控责任落实到人。“严防往周边跑的,往省里跑的。”防控到后期又多了一重压力,“青海人本身有踏青转山的习惯,路面上的冰慢慢融化,大家似乎也憋不住想出门。”而实际上屋外传来风扫树叶的声音,告诉人们天气还很冷,春天的脚步还没到来。

   “保护生物多样性不参与非法野生动物买卖”

 2月26日青海实现疫病清零,陆续放开管制交通,非重点地区要求全面复工复产,经此艰苦一“疫”,人们开始恢复工作的节奏。葛文荣感到庆幸的是,保护协会的工作基本在3月份恢复正常。“青海每年的冬季漫长,年俗活动又特别多,过年的时间会比较长。”不同于大城市,禁足期他居家只得做些案头工作。“对于管护站来说,转到线上工作不现实,一个是山里的网络信号没有那么理想。再加上一些管护员的文化程度不高,需要下到实地。后面的设想是,去调研的时候,手把手地给基层管护站作培训。”长年生活在山里,感受蓝天和陡峭的山峰,葛文荣说,从野生动物身上,他更能感受到生命的智慧和力量。

 3月3日,是第7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祁连山这片土地有大面积的荒野,荒野之上是孕育生命的乐园,这里有“十大明星野生动物”,比如雪山之王雪豹,颜值担当的黑颈鹤……疫病过后,人们更期待所有生命健康、快乐、和谐,在这里展现自然野性之美,生命奔放之美,生态和谐之美。葛文荣向社会发出呼吁,一起保护生物的多样性,不参与非法野生动物买卖,做文明旅行者,与自然和谐相处。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