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成果
故事
摄影爱好者拍摄到的豹猫。图片由张加庆提供4月17日,有热心读者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她的朋友在贵德游玩拍照时无意中在芊恣湖拍到疑似雪豹的动物。这名热心读者通过微信发..
“白鹇白如锦,白雪耻容颜。”诗人李白的诗句描绘了白鹇的珍贵和美丽。近日,红河州屏边大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屏边管理分局利用红外监控感应相机在大围山首次拍摄到国..
我国科学家在金沙江中段四川及云南交界地带的干热河谷发现了壁虎属新种——金江壁虎,该新种是目前已知分布海拔最高的壁虎属物种。这项研究成果近日在国际两栖爬行动物..
记者13日从青海玛可河国家湿地公园获悉,玛可河国家湿地公园3月鸟类调查日前圆满结束,本次调查共记录鸟类56种1800余只,较2020年度同期调查新增加了10种鸟类。图为雀鹰..
3月底,祁连山国家公园酒泉分局工作人员在肃北县祁连山区回收布置在国家公园腹地的红外相机时,惊奇发现世界仅存的北方豺群活动画面。肃北县委宣传部供图甘肃酒泉市肃北..
环保故事
三江源笔记——在这里与雪豹、金钱豹同在
2021-03-19 16:43:09 来源: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黄裕炜 Louis 【 】 浏览:224次 评论:0

01 来到江源

 2020年生态学本科毕业后,我申请参加了三江源国家公园首批科学志愿者项目,9月中旬前往位于青海省玉树州杂多县昂赛乡的工作站,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志愿者工作。希望可以体验与自己的社会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想参与到自然保护的一线实践之中。


第一批国家公园科学志愿者与工作人员合影

从左至右分别为:笔者 求尼 根求 飘飘 语秋 走走 之秋

 在昂赛,我们居住在澜沧江畔海拔3900m的科研保护工作站,用着太阳能板给蓄电池充的清洁电力,这电力也供给着旁边的小型信号塔发出移动信号,我们定期运回从山间石缝中流出的清泉,我们烧着牦牛粪和从县上运下来的煤取暖,如今工作站的生活条件与之前相比好了不少,但住在这里仍会有和现代文明的剥离感。

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听见附近频繁的狗叫,常常担心工作站会不会重蹈被藏棕熊扒的命运。

隔壁国家公园工作站被扒后放置的红外相机拍摄的画面,对,被扒第二天晚上它又来了。

隔壁国家公园工作站被撞开的门附近牧民家被撞开的门,门上熊掌印清晰可见

我们登上4000米以上的高山,布设红外相机调查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

野外工作中 摄影/阿吾根求

我们走进牧民家中访谈,更新自然体验接待家庭资料并了解牧民的需求、附近野生动物的活动情况;

我们在工作站办公,查阅资料并接待自然体验者和往来的科研团队。其实打水、做饭、捡牛粪、升炉子、打扫卫生、修缮工作站这些琐事才是志愿者工作的日常。

通过访谈,我们了解到在当地藏族牧民心中,生命是平等的。

这种平等是基于生命个体无论大小的平等,他们主要以牛羊肉为食,很少吃其他动物的肉。他们认为一头牛可以满足一个牧户家生存半年所需的肉,便不应该再为了口食之欲剥夺更多动物的生命。他们对待吃他们牦牛的雪豹和狼也是如此,在他们眼中雪豹和狼吃牦牛只是为了自身生存所需,它们也要养育后代,它们可能也是没有办法才去捕食牦牛。

在当地的文化中,山神才是这片山水的主人,我们只是这里的客人,野生动物都是山神的家畜,我们要守护这些山神的财产,这种敬畏山神和生命的文化让牧民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处于一种相对和谐的共存状态。这份理解和包容,以及背后的文化,让昂赛的大型食肉动物有了更多的生存空间,使得这里的生态保留得十分完整。

02 关于雪豹

在昂赛这高原生物多样性如此丰富和完整的地方,少不了对偶遇珍稀野生动物的期盼,特别是明星种雪豹和金钱豹。雪豹、金钱豹虽然分布广泛,但本身有极强的隐蔽性和很低的种群密度(青海省的雪豹总体密度约在每百km2 1只),Johansson等对蒙古国16只雪豹定位颈圈追踪发现:同性雪豹之间有着强烈的领域性,这意味着在一只雪豹广阔的家域内,几乎不会有其他同性的雪豹出现,观察到雪豹的难度更大了。即使在昂赛这个雪豹种群密度相对高的地方(Schaller等通过痕迹估算认为杂多县扎青乡和昂赛乡、玉树县巴塘乡、阿尼玛卿雪山乡每25km2—35km2有一只雪豹),要见到雪豹也只能说相对比较容易。目前在昂赛乡1400平方公里内利用红外相机拍摄的照片共识别统计出了46只雪豹和10只金钱豹个体。

在昂赛动物的痕迹多得让人兴奋,但除去几个个体数量很多的物种(岩羊、两种鼠兔、喜马拉雅旱獭、高原兔、白马鸡、各种猛禽、青藏喜鹊、大嘴乌鸦),其他动物大多藏在深闺,难得一见



数量众多的岩羊是这片区域大型食肉动物的主要食物。协助调查岩羊集群大小和集群的组成也是科学志愿者的工作之一。各位可以数数,这张照片里有多少只岩羊?

有时在山崖边看着新鲜的雪豹、金钱豹痕迹,会觉得这些生灵近在咫尺,可能它两天、一天、数小时前路过过这里,甚至与我们擦肩而过,只是我们不曾发现。疑似金钱豹粪便疑似金钱豹脚印

环顾四周的险峻的高山,想到它们广阔的家域范围,又觉得远在天边。

我来昂赛前欣赏过很多雪豹的照片,我努力记住雪豹的特征和它在环境中的气质,了解雪豹的行为和其他动物对雪豹的反应,了解观察目标和环境中的隐微迹象是一次成功的自然观察的基石。我期望能在山间有所发现,一睹雪豹的芳容,在不打扰它的情况下观察并拍摄它最自然的行为影像。

雪豹在所有猫科中与虎的亲缘关系最近,在200多万年前拥有共同的祖先,但如今与虎体型反差之巨大,不由让人赞美演化的美妙。雪豹有着所有猫科动物中比例最长的尾巴,尾长甚至可以接近自身的体长,粗长的尾巴让他们能够在险峻的高山裸岩上保持平衡。红外相机拍摄,隐蔽在草丛中的雪豹

觉得雪豹就应该有雪白的毛色完全是个人对这种神秘生物的臆想,它的皮毛准确点来讲大多像长着苔藓的灰岩,很容易就融入它们栖息的环境当中,没有它的同意,我们很难有机会看到它,除非拥有当地牧民一样的锐眼。根据以往观察到雪豹的人的经验,或许通过寻找雪豹的尾巴发现它更加容易些。雪豹奔跑时竖起的尾巴 摄影/自然体验者鸟林细语

动物学家乔治夏勒一生中与各种动物建立过联系,雪豹是最具想象力的一种。他在《与兽同在》一书中写道:“除了探索群山的愉悦,哪怕只是和雪豹呆在一个地方,都足以让周围的一切变得焕然一新:我想象着眼睛看不到的东西。”1973年,当乔治夏勒进入尼泊尔山区搜寻雪豹无果时叹息:“除非它走动,我们根本看不到它,连雪地上都看不到”。当雪豹沉寂下来时,瞬间就会融入崖壁中,成为那毫不起眼的灰岩。

雪豹主要出没于陡峭悬崖、深谷、草甸和高耸山脊等高山生境,沿着山脊、河道和山谷底部寻找猎物,并在高处、台地、近水源地或盐碱地等战略要地休息等待。它们一般在清晨和黄昏捕猎觅食,得益于大脚掌和长尾巴等独特的身体构造,它能够在非常崎岖陡峭的地形追捕猎物。北大动物学博士生汤飘飘研究雪豹食性多年,曾在昂赛的山野间目睹雪豹杀死一只公牦牛——雪豹准确而致命地攻击向那些体型大于自身的猎物。雪豹匍匐前进,利用斜坡和垂直的地形掩护自己,以免把猎物吓跑,等待猎物进入伏击范围,猛然冲出,将猎物在惊慌中追赶摔下山崖,或是咬住脖子一击致命。


被猎杀的公牦牛。我们通知了附近牧民家来拍照报险分肉减少损失 放置了两台红外相机 拍摄到剩下的骨架被高山兀鹫、青藏喜鹊、大嘴乌鸦分食和一只疑似当事熊。

与雪豹的相遇有很多种,有在山脚牧民家用高倍单筒往山腰草坡寻觅时看见;有骑摩托前往牧民夏季草场放红外相机时摩托摔坏艰难徒步时撞见;有自然体验时路遇牧民小朋友,在小朋友的指引下发现;有直接在路边发现并救助一只老雪豹。

我也期待着与雪豹的相遇。

03 初次相遇

10月14日,因为团队要拍摄《大猫谷——人与雪豹的可能》自然体验者镜头,上午七点我和山水的同事之秋、白玛以及另外两位科学志愿者王萍、高走走,跟随两位自然体验者和阿吾向导,前往他们前一天观察到三只雪豹的地点,希望重新回溯他们观察一只雪豹母亲和两只幼仔的过程。

当我们开车驶入热青村的高山河谷中,望着远处日出金山的奇景,心中难免期盼那三只雪豹还在原来的地点。当拐入山沟接近目的地的时候,就这么神奇地和三只雪豹在河谷中撞见——它们正沿着河谷往我们来的方向移动。雪豹们明显在我们发现它们前就发现了我们的车。我们停下车,就见雪豹们跳过路旁的溪流,钻入灌木丛到达有利位置,才不时停下脚步回头观察我们,就像我们观察它们一样。之后它们渐行渐远,攀上陡峭的岩壁驻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往高山上走去,最终消失在山顶的白石头中。

摄影/自然体验者鸟林细



看得出图中有三只雪豹吗?

04 另一种大猫

在昂赛看到雪豹已经很让我满足了,本对看到金钱豹(昂赛金钱豹更为稀少)这件事没有期望。在玉树工作站内听闻研究雪豹金钱豹种间关系的北大博士生李雪阳和初漠嫣打算前往东仲林场放置红外相机,寻找雪豹金钱豹同域竞争的证据,我主动提出一同前往,没想到出发就有惊喜。

12月13日中午出发前往东仲林场,经过护林防火关卡,沿着河谷进行样线调查,看看有没有适合放置红外相机的地点。河谷两旁杉树、柏树林和灌木交替,不时露出山体的岩石,山顶附近还有几片高山草甸,靠近高山草甸的这些稀疏林子,正是雪豹、金钱豹所共同适宜的栖息地,这一个多样的生境可以为更多动物的共存提供可能。

初漠嫣眼尖地发现了路边石壁上的一抹暗金,“豹子!”是金钱豹!金钱豹被直接观测到的几率比雪豹还低,更别说直接的影像记录了,“中国没几个人在野外正儿八经地拍到金钱豹”。我赶紧举起相机按下快门。它一路沿石壁跳跃向上,不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们,最终躲入灌木丛中向外窥探,渐渐消失在灌丛中。来自原食物链顶端的俯视,看到照片仍会头皮发麻后颈发凉,这是刻在基因里的恐惧。


这短短两分钟的相遇后,也许是用光了运气,爬了十天山收放红外相机,沿着河谷样线调查再没有亲眼见到雪豹、金钱豹的身影。

05 人与大猫的土地

见到雪豹、金钱豹已实属幸运,但这两次相遇和我所期望或者说理想的相遇相去甚远。两次相遇都是相互撞见,这种情况下两种豹都表现出了对我们的警觉并慢慢上山远离,一定程度上都对两种豹的行为造成了干扰。我所期望记录的画面是野生动物在不受人为干扰的情况下所表现出的自然行为。一张好的生态摄影照片能反映出所拍摄野生动物的生境、捕食行为、动物习性、社会性行为等生态学信息,而这需要建立在尊重野生动物的前提之下,就像是生活在这里的牧民一样。

在三江源,这里的人们与雪豹、金钱豹共同沐浴天上撒下的星辉,共同接受这片土地的滋养,共饮山上流下的清泉,这清泉一点点汇集在一起,流向彼方,让彼方的人与这里的山水生灵有了联系。

十年、二十年后我一定还能在三江源仰望眼前的山,满怀看到雪豹、金钱豹的期望。这片人与大猫共存的土地,值得我们用更长的时间来仰望和记忆。

作者介绍

黄裕炜 Louis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雪豹团队科学顾问,三江源国家公园首批科学志愿者,中山大学生科院生态学系本科毕业,濒危野生动物行为和保护方向,前中大探协队长/副会长,中大翼境理事,动物行为观察、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关注生态平衡,人与野生动物的共存关系。

撰文、封面摄影/黄裕炜 Louis 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为黄裕炜 Louis拍摄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