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评论
智库
人物
产业
政策
公益
图片
成果
故事
金钱豹央忠摄11月18日,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女牧民摄影师央忠拍摄到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金钱豹。这是我省首次用相机拍摄到金钱豹的高清画面,再次证实三江源国..
记者23日从四川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获悉,该博物馆馆长赵力整理标本时发现,于今年8月份从四川乐山金口河地区收集的一批蜻蜓标本中,有世界上最小的蜻蜓种类——侏红小蜻..
11月17日,祁连山国家公园甘肃管理局张掖分局祁丰自然保护站祁青资源管护站工作人员在辖区头道沟巡护中发现了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雪豹,并用手机近距离拍摄记录下雪豹..
秀恰村鸟类栖息地摄影群众拍摄的疑似雪豹照片(地名:杂尕萨)北京山水保护组织工作人员及我局民警排查粪便确定野生动物种类放置的红外相机红外相机拍摄到的雪豹(5号红..
据最新的两份监测报告指,青海省北部的祁连山、南部的三江源区域,土壤侵蚀均以冻融侵蚀为主,且相对其它侵蚀类型看,冻融侵蚀面积大、强度高。据青海省水利厅消息,《2..
人物访谈
对话借网贷赴可可西里捡垃圾小伙:先做公益再挣钱 我觉得没问题
2020-10-29 11:25:17 来源:新京报 作者:黄哲程 【 】 浏览:489次 评论:0

90后小伙武相宏上了两次微博热搜。因为曾目睹长江源头沱沱河漂着泡面桶,他开着电动三轮车,带着一条狗,从河南一路驶向可可西里,在高原自愿捡了一个半月垃圾——其中一部分行动资金通过网贷筹得。

在可可西里的40多天,武相宏捡拾了大约1吨垃圾,装满了170多个蛇皮袋,并把这些蛇皮袋放在垃圾桶旁边,等公路维护人员前来清运。此外,他没忘记录上一段语音,在主要景点用扩音喇叭提醒游客不要乱扔垃圾。

一路上,武相宏遇到过棕熊、野狼,还因一场车祸失去了爱犬“毛毛”而痛哭不已。面对网友“网贷做公益不具备可持续性”“根本就是在作秀”等质疑,他却并不在意。

“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向外发散的原点,吸引更多人关注高原垃圾处理难题,保护高原环境。”

武相宏与爱犬毛毛在可可西里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谈经历

捡垃圾持续了一个半月 共清理1吨左右

新京报:为什么会想到去可可西里捡垃圾?

武相宏:2015年我骑车走过青藏线,一路上风景非常漂亮,蓝天白云、碧绿的草原,还有雪山、不冻泉。但我看到河流、修路挖出的土坑、草地上,方便面袋、饮料瓶等各种垃圾成堆,连长江源头的沱沱河都漂着泡面桶,特别扎眼。有当地牧民说,牛羊得病死了,剖开肚子有时都能发现垃圾。

我当时很心疼,更多的是不爽,就萌生了到可可西里捡垃圾的念头。

想法成型大概是在去年骑行青藏线时,又看到特别多的垃圾,这时性格上我不像从前那么胆怯了,周围人不理解也没关系,考虑太多只会什么都做不成。我决定要尝试一次。

新京报:去捡垃圾之前,你从事的是什么工作?

武相宏:我从前在广州一家快递公司上班,2019在外穷游骑行了一段时间,今年因为疫情工作不好找,在家待着也没事可做,疫情形势得到控制以后,我就决定去可可西里捡垃圾。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出发前往可可西里的?

武相宏:7月2日,我带着金毛犬“毛毛”从河南洛阳出发,开着电动三轮车前往可可西里,一路经过秦岭、陕西西安、甘肃兰州、青海西宁等。

7月30日我到了可可西里边界、青海境内4700米海拔的昆仑山口,从这里开始我一路捡拾垃圾,沿着109国道路过五道梁,再上烽火山,8月25日到了长江源头第一镇唐古拉山镇,随后折返了一次。捡垃圾持续了一个半月,总共清了170到180袋垃圾,估计有1吨左右。

后来资金用得差不多了,正好有当地的骑友要去格尔木,9月15日我和他同行离开了可可西里,在格尔木休整一段时间,找了个兼职挣钱。

新京报:出发前做了哪些准备?

武相宏:我买了一个月的食材,挂面、蔬菜、干粮、水。还有一些必要用品,床、液化气罐、高压锅、装垃圾的蛇皮袋等。因为可可西里晚上温度很低,我在三轮车后备厢加装了保暖的海绵。事先我已经计划好了路线和方案,到五道梁有超市,可以再进行补给。

因为手里资金不多,我通过网贷筹集了一万多元作为这次的费用。

新京报:在路上的每天是怎么度过的?

武相宏:我一般早上七点多起来,先出去捡四五袋垃圾,到10点多累了渴了,回来烧点水,做饭。中午休息到一点,然后继续干到晚上六七点。

晚上我就和毛毛住在三轮车里,没事我就刷刷手机,偶尔会把拍的视频发到网上。

新京报:你是怎么收集垃圾的?收集完了怎么处理?

武相宏:我用长杆铁夹把路上看到的垃圾夹进蛇皮袋,一天收集的垃圾大概能装满十三四个蛇皮袋,一个袋子的容量60升。

这里每隔四五公里会有垃圾桶,我把装满垃圾的蛇皮袋放在垃圾桶旁边,等维护公路的人来清运。

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这里的垃圾最终主要是填埋处理,昆仑山下有个填埋场,离格尔木有100多公里,距离唐古拉山镇将近300公里,这算是比较近的。

新京报:在环保方面,除了捡垃圾你还做了些什么?

武相宏:看到有游客扔垃圾,我就告诉他们这里没办法处理垃圾,最好能够自己带走。

我让从格尔木过来的朋友帮我捎了一个录音喇叭,自己录了一段:“各位游客你们好,这里是高原,垃圾难以处理,希望游玩的朋友尽量不要丢垃圾,带下高原。如果方便,前往格尔木的朋友可以帮忙捎带装满垃圾的蛇皮袋,送到当地的垃圾处理厂。”我把喇叭放在游客必定会打卡拍照的地方,循环播放,同时把收集好的一两袋垃圾放在喇叭边上。

效果还可以,我觉得现在游客的素质和环保意识比五年前高了很多,多数还是听劝的。遇到不听劝的,我就当着他的面把他扔的垃圾捡起来,这些是少数。还有不少司机真的帮忙捎带了垃圾。

新京报: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人在当地清理垃圾吗?

武相宏:当地环保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也会捡。昆仑山口往格尔木方向,有维护公路的工人偶尔会清理垃圾,但山上的他们不负责。

我还遇到了开车自驾的人,以及一个从拉萨来的骑友,一起帮着捡垃圾。

武相宏在可可西里高原上看到的垃圾。受访者供图


谈质疑

之后工作一年肯定能还完贷款

新京报:为什么不加入公益组织一起做环保,而是自己单干?

武相宏:唐古拉山镇有环保公益组织,他们宣传环保,也有志愿者清理当地的一部分垃圾。去年10月我在唐古拉山镇的环保组织做了两个月志愿者,原先也想着加入他们,但我发现组织行动还是有一些缺陷。

志愿者一般负责收集站点周围三五公里范围内的垃圾,再远的地方就鞭长莫及了。因为没有货车,收集好的垃圾主要靠联系当地政府运到格尔木垃圾回收站处理。

我和他们沟通过,希望能扩大志愿者垃圾清理的范围。不过因为组织的资金和人手有限,最后没能成行。我想他们做不了,我就自己试试吧,一个人开着三轮车捡垃圾也更灵活。

新京报:就你亲身体验来说,高原垃圾处理面临怎样的难题?

武相宏:主要是清运难,像可可西里这种高原地区地广人稀,一个镇的常住人口可能比不上平原地区的一个村,但过路大货车司机、游客产生的垃圾很多,清理垃圾的人手不足。

而且,当地缺少垃圾回收的专门设施,需要运到很远的地方处理。我捡到的垃圾里,90%以上都是可以回收的,虽然瓶瓶罐罐多,但是唐古拉山镇到格尔木400多公里,专门送一车垃圾过去都不够油钱,没人干,而且废品回收的价格也比内地城市便宜。

新京报:网上有声音质疑你是在作秀,你会在意这些说法吗?

武相宏:肯定会有质疑,我不在乎,我不为别人而活着。如果有人真想知道,我可以邀请他来这里和我一起捡垃圾做公益,体验一下,就会明白这是不是在作秀。

新京报:也有人认为你通过网贷筹集资金做公益不具备可持续性,你怎么看?

武相宏:我这次行动的资金主要就是网贷的一万多元,也有朋友支持了一千多元。

资金确实是一个难题,但也没什么,贷款数额不太大,也是正规平台贷的款,将来工作攒钱很快能还上。

网友质疑的可能是挣钱和做公益先后顺序的问题,我可以先工作挣钱再捡垃圾做公益,也可以先做公益再挣钱。今年正好碰上这样的时机,先做公益我认为没问题。

短期来看,这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我不在乎这些钱,之后工作一年肯定能还完贷款,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做这件事值得,这是我的心愿。

你知道这是一件好事,不能因为有困难就不做了。我愿意先带头,尽可能持续做下去,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高原垃圾处理难题,更多来到高原的游客能不乱扔垃圾。

武相宏和毛毛在高原上遇到了同样在捡垃圾的骑友。受访者供图


谈困境

爱犬出车祸去世 哭得很伤心

新京报:在可可西里的40多天,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武相宏:毛毛的死。毛毛是我从河南出发前在市场买的一只金毛犬,性格很温顺,一路上陪着我解闷。我捡垃圾的时候,它就在附近玩儿,我叫“毛毛”,它就回头看我,有时叫上几声,一天我可能会喊它几百遍。

9月7日我正在捡垃圾,没留意毛毛,它没有避开货车,出车祸去世了。我在河边挖了一个坑,把它葬在了可可西里上,为它立了一块碑。毛毛对我来说,就是亲人。

我在可可西里没有害怕过什么,但毛毛死了,我哭得很伤心。它刚走的那几天,我还会习惯性地叫它,没人回应我才反应过来,感觉心里的一个东西被打碎了。

新京报:一个人在高原,身心是怎样的状态?

武相宏:到昆仑山口不冻泉的第二天,我就吐了,晚上头疼得厉害,这么高海拔,提前吃药也没用。我吃了点消炎和治头疼的药,症状持续了两天,第三天就没事了。

心理上还好。最初一个月有毛毛陪着我,不会孤独,它刚去世时不适应,不过当时有骑友陪着我一起,慢慢缓解了。

新京报:在高原上遇到过危险吗?

武相宏:因为高原骑行的经验比较多,总体来说没遇到危险,偶尔见到过棕熊和野狼。

离可可西里藏羚羊观景台一公里左右时,有一次我看到不远处的铁轨桥洞里有只棕熊,身高一米五左右,估计体重超过两百斤。我把手机焦距拉到最远,拍了段视频,然后赶紧离开了。

还有几个晚上遇到了野狼,正在翻垃圾找吃的。相比棕熊,孤狼没有那么危险,它也比较怕人。

新京报:家人支持你吗?

武相宏:父母不知道,他们不用智能手机,也看不到我在网上的这些事,要是问起来,我就说在青海这边做生意。

家里妹妹知道我在可可西里捡垃圾,但也帮我瞒着父母。老人一定不会理解,而且在很多人看来,捡垃圾不是一件体面的事。

武相宏将装满垃圾的蛇皮袋放在网红打卡地附近,希望开车的游客能帮助带到格尔木。受访者供图


谈未来计划

想组织自驾游旅客一起捡垃圾

新京报:这次在网上火了以后,你有什么感受?

武相宏:大家的反响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网友发私信支持我。我记得有人说,我做了他想做但不敢做的事。微博粉丝两天涨了5000多,有些意外。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向外发散的原点,吸引更多人关注高原垃圾处理难的问题,以前关注的人确实很少。

新京报:亲身做了环保公益,你对高原环境保护有怎样的思考和建议?

武相宏:这些年的骑行经历让我有了一个感受,我觉得高原不能存放垃圾,也不该对垃圾进行填埋处理,这里的环境很脆弱,尤其是长江源头,更不能有污染。这里产生的垃圾最好都能运到下边专门的处理厂处理。如果实在要填埋,也最好选择戈壁荒滩。

而且,高原环境保护队伍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我们少数人在这里捡垃圾,力量单薄,好几年都捡不完。如果这件事有更多的游客参与,自己的垃圾自行带走,保护环境,效果会更好。

我觉得,做好环保关键,是在人们心中培养一种共同的意识。

我在可可西里捡垃圾这件事在网上有一定关注度以后,有网友说明年愿意和我一起做。我觉得这释放了一个信号,至少大家对这件事不抵触,如果明年夏天接着呼吁,效果可能会更好。

将来我可以找机会组织一下,比如开车旅游的朋友,如果愿意可以一起参与捡垃圾,或者把高原上的垃圾带下去,再把这些事通过网络传播出去,就算游客只是象征意义地做,也能起到宣传作用。要是参与的人数多,也许一个夏天就能清理掉青藏线上一半的垃圾。

新京报:未来你有什么计划?

武相宏:可可西里天气转凉,快下雪了,我打算回家先把驾照考完,然后先工作还完债,攒钱买一辆小货车再继续来捡垃圾。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