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吕植:三江源的雪豹还有希望
2017-03-03 16:23:47 来源: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 【 】 浏览:652次 评论:0

红外相机在三江源拍摄到的雪豹影像

        2009年5月,在玉树囊谦县海拔4200米的高山岩石上,一只成年雪豹突然出现在距我10米远处,与我擦身而过。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野生雪豹,也是我们开展三江源雪豹调查的第一个月。

        雪豹素有雪山精灵的名声,连研究它的科学家也难得一见:80 年代以来,美国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在青藏高原研究野生动物20多年,没有目击过一次雪豹。这样的故事使雪豹的形象更加扑朔离迷,这次与雪豹的不期而遇,无疑让我们的研究有了一个格外幸运的开端。

        已有的研究表明,与雪豹亲缘关系最近的动物是虎。雪豹大约400万年前起源于青藏高原西部,后来逐渐扩散到整个青藏高原以及周边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尼泊尔、不丹、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巴基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克什米尔等12个国家和地区,是中亚山地及青藏高原山地生物多样性的旗舰种,被IUCN列为全球的濒危物种。

        由于雪豹生活在陡峭的山区,研究者难以到达,迄今为止人们对雪豹知之甚少。据粗略估计,全球雪豹生活在大约300万平方公里的范围里,数量约4510-7350只。在中国,雪豹分布在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四川、内蒙和云南等省,有估计说中国雪豹栖息地占全球60%,数量2000-2500只,但因为我国从来没有做过雪豹的系统调查,情况至今不明。

中国雪豹栖息地示意图

        三江源,这片39.5万平方公里的高原,是中国雪豹最主要的分布区之一。在过去的7年里,我所在的北京大学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团队走遍了三江源的山山水水,第一次对这里的雪豹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

        我们发现三江源适宜雪豹生活的栖息地大约有6.5万平方公里,是一些陡峭的石山以及镶嵌其间的高山草甸和草原。这里不仅生活着雪豹,同时有狼、棕熊、猞猁、赤狐、藏狐、荒漠猫和兔狲等食肉动物,数量众多的食草动物,还有以藏族牧民为主的近百万人和几百万牲畜。在三江源,我们识别出至少8片可能保存50只以上雪豹的连片栖息地,为“ 雪豹景观”或重要栖息地,其中最大一片位于澜沧江源区。确保这些重要栖息地之间的联通不被人类活动切断是雪豹继续生存的关键。


三江源雪豹栖息地分布图

        在三江源区域,雪豹的主要食物是岩羊,还有一些旱獭和鼠兔。岩羊曾经在上世纪60年代到90 年代期间遭到严重捕猎,在近20年得到保护,种群在逐渐恢复。我们在通天河流域564平方公里的调查中发现了11638只岩羊,平均密度高达30头/ 平方公里,跟雪豹分布区的其它国家相比,这里的岩羊密度是相当高的。

        2011年以后,我们和当地牧民以及地方政府一起,陆续在长江源和澜沧江源的四个区域建立了长期的、以社区为主体的监测和保护体系,观察到三江源雪豹的种群密度在每100平方公里1-3只不等,与其他雪豹分布国估计的种群密度相当。

        2002年前后,三江源地区实施了枪支管理,此后死于捕猎的野生动物大为减少,雪豹和岩羊同样受益。其后三江源、可可西里等一系列保护区的建立让保护进入了政府和当地民众的视野,三江源保护工程的实施和国家公园的建立,更加确立了三江源在中国乃至世界的保护优先地位。

        与此同时,对三江源以及整个青藏高原的藏族居民有着深刻影响的藏传佛教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也起了关键的作用。我们的研究和实践表明,藏区的神山长期以来对野生动物起着庇护的作用,近年来保护理念的传播和保护法的执行,更加激发了藏族百姓对自然保护的热情和参与。目前对三江源这些观察还不足以确定雪豹的准确数量,也无法严谨评估这里雪豹的种群究竟是在增长还是下降。综合许多当地人的看法和我们自己的观察,一个直观判断是:雪豹和岩羊的种群在2000年左右达到了最低点,此后岩羊种群逐渐增长,雪豹种群的增长相对缓慢,而两者都没有恢复到1960年之前的数量。


当地牧民正在接受使用红外相机的培训

        雪豹目前拥有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它面临的威胁并没有消除。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草原持续的退化使得三江源对食草动物的供养能力减弱进而波及到食肉动物。退化的原因可能是复杂的:自80年代以来三江源的人口翻番增加了畜牧压力,在局部已经出现了岩羊和家畜的竞争,气候变暖导致的冰川和永冻层融化又给草原雪上加霜,因此草原的保护成为三江源生态系统保护的根本。


云塔牧民监测员在安放红外相机

        然而目前草原保护的措施,例如草场围栏的建设和鼠兔的灭杀,究竟对草原生态系统是祸是福?学术界存在很大争议。按农田的模式把青藏高原传统大范围游牧的高寒草原分到一家一户用围栏隔开,大大缩减了放牧范围,是不是很多地方局部过牧的原因?而围栏在建立时通常也没有考虑野生动物迁徙和取食的需求。灭杀鼠兔的影响是更加直接的:三江源地区有至少35种食肉的兽类和鸟类取食鼠兔。与此同时,雪豹捕食家畜的冲突造成的报复性猎杀,以及雪豹产品非法贸易驱动的偷猎仍然是对雪豹的直接威胁。

        保护雪豹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和科学与政策的综合支持。除了保护体系,让当地村民直接参与雪豹的保护行动,并从中获得直接的收益,是把雪豹保护落在实处的一个关键举措,这也是三江源国家公园设立农牧民生态公益岗位的初衷,而这一举措是建立在政府和保护区与科学家以及诸多民间保护组织长期合作社区保护的经验和基础之上。

        与许多大型食肉动物相比,雪豹的继续生存是有希望的。相信保护三江源雪豹的尝试不仅对中国的其他雪豹分布区,同时也对全球其他的雪豹分布国是有益的借鉴。

编辑/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向宇

32
Tags:吕植 三江源 雪豹 责任编辑:可可西里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就维护国家.. 下一篇自然和社会嬗变中的三江源(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文化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