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吴永林:17年守望普氏原羚
2019-09-26 11:14:35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祁宗珠 【 】 浏览:149次 评论:0

吴永林给救助的普氏原羚幼崽喂牛奶。

   1

  “依依,过来吃饭了。”

  随着一声呼唤,一只小普氏原羚飞奔着,从草场北面跑到了围栏门口处。它抬起头,睁大双眼,甩着小尾巴,仔细嗅着吴永林的右手,随即伸出舌头,轻舔手指。

  小普氏原羚叫“依依”。看到吴永林身边有很多陌生人,依依停止亲昵的动作,抬起头,竖起耳朵,警觉地望着所有人。

  紧跟在依依身后的是丽丽,它从草场中间冲到了围栏口,停在了王兴军的前面。王兴军说,依依和丽丽是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普氏原羚救护中心救助的两只幼崽,已经三个月大了。

  相比依依和丽丽,草场东北角的另外一只普氏原羚显得更加警觉一些。它来回在围栏的西、北、东面转了好几圈,最终站在草场中心的位置,观察着所有人。

  “东东,你不过来吗?”草场上再次传来吴永林的呼唤,但东东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站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普氏原羚救护中心南岸保护站的草场上,站长吴永林看着眼前被救护的三只普氏原羚三种不同的选择,想起了第一次走进保护站的一幕。

  “我刚来的时候,每天按时给羊送水、送牛奶、打扫草场,想着能亲眼看看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原羚进食是什么样的,可它们偏不让,直到我走远以后,它们才靠近水槽,开始进食。”2003年,吴永林从部队转业,正式开始接触普氏原羚。

  2

  普氏原羚曾是一种广泛生活在中国北方及西北地区的高原野生物种,内蒙古高原、贺兰山区、河西走廊、青藏高原一带都有分布。

  140多年前,俄罗斯博物学家普热瓦尔斯基曾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发现这一物种。此后,内蒙古包头、甘肃肃南、宁夏银川、新疆卡尔求卡荒漠草原、西藏昌都和那曲地区东部、青海祁连山地区等地均采集到相关标本。

  到上世纪末,很多地方的普氏原羚消失,只有青海湖湖东、鸟岛和元者三个区域尚有分布。有资料显示,到1999年,普氏原羚在青海湖周边地区的种群数量约为130只,比大熊猫还珍贵。

  1999年,普氏原羚被中国濒危动物兽类红皮书列为极危级动物。此后,普氏原羚被列入中国国家林业局2000年至2005年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15大工程之一。

  吴永林就是在那些年加入了保护青海湖野生动物的行列。2002年,他在青海湖鸟岛做水鸟观测的同时,开始参与普氏原羚的保护救助工作。

  2003年8月,在吴永林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世界上第一只人工饲养的普氏原羚“玲玲”成功产下第一胎“陶陶”,世界极度濒危动物普氏原羚人工繁育成功。

  从此,观测记录普氏原羚的行为,观察它们与狼、狐狸等其他动物的关系,记录它们的行为,研究野生动物与大自然如何共生同行,成了吴永林工作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徒弟王兴军说,为了搞清楚这一切,师傅吴永林付出了很多。每年11月,青海湖畔的普氏原羚进入交配期,大量的雌雄普氏原羚聚集在一起,寻找合适另一半。这时候,吴永林就把帐篷扎到湖畔的草原上。

  每年7月至8月,普氏原羚进入繁殖期。普氏原羚的产羔地分布在青海湖南岸、西岸、北岸以及东岸长四五百公里的草原地带,这时就有狼、狐狸等天敌跟踪普氏原羚,这是难得的观测记录普氏原羚与动物相处的机会,吴永林和同事们从来没有缺席过。

  除此之外,繁殖过程中受伤、落单的所有普氏原羚,会被保护区工作人员送到救护中心救治,吴永林和同事们来回在保护站和产羔地两头跑。

  好在17年下来,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2010年普氏原羚物种数量恢复到500只左右,7年后,普氏原羚野外种群数量与大熊猫数量持平,达到2010只,2018年普氏原羚种群数量再创新高,达到2793只。

青海湖南岸保护站救助的普氏原羚幼崽。

 
青海湖北岸的两只普氏原羚。
 

  3

  今年8月2日,2019年青海湖生物多样性综合监测野外调查工作启动,吴永林和王兴军商量后分工:王兴军负责南岸保护站的救护工作,吴永林跟随调查队员去一线。

  “我的四周全是普氏原羚,低矮的灌木丛下,一尺多高的牧草边上,超过1000只普氏原羚在这里追逐、嬉闹。”“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会一次性见这么多普氏原羚。”8月6日,吴永林到达青海湖北岸的普氏原羚产羔地附近时,见到这辈子最壮观的场景。

  吴永林说,坚守青海湖畔17年来,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普氏原羚人工科学繁育实现了从0到50多只的突破,种群从7个增加到现在的14个,个体数量从130只左右增加到3000多只,种群活动范围从起初分布密集的几个点扩大到整个青海湖流域。

  徒弟王兴军说,师傅吴永林今年已经56岁了,他在普氏原羚观测记录、救护、人工繁育上的知识相当丰富。

  前不久,吴永林野外调查归来后考察了一下徒弟的工作成效。两人约定在青海湖南岸保护站的草场上寻找雌性普氏原羚生产小羊的第一现场。王兴军找了几个小时没有进展,而吴永林来回花了一个多小时就找到了。

  王兴军对师傅的能力羡慕不已。他说,普氏原羚产羔期间,草场上的牧草有1米多高,再加上1人多高的灌木丛遮挡视线,要在这样的地方准确找到刚出生后迷路的小羊,难度相当大,可吴永林仅凭小羊发出的声音,就能判定谁遇险了,谁掉到池塘里了,谁又被茂密的丛林遮挡住了。

  “这样的保护技能,只有走到普氏原羚的身边,和它们一起生活,才能掌握。”王兴军说。

  保护、救助普氏原羚17年,吴永林要观察被救助的普氏原羚和周边草场变化,掌握了海量野生动植物知识。今年,他已经连续8年跟着普氏原羚一年四季的生活周期,来回在青海湖四周驻扎帐篷观测普氏原羚的生存境况。

  吴永林说,普氏原羚等物种的生存境况不断改变,他和保护区的同事们只有及时掌握大自然深处的细微变化,才能最大地为保护青海湖生态、保护普氏原羚等物种作出努力。

 

 

青海湖东北岸的普氏原羚群。 
14
Tags:吴永林 普氏原羚 责任编辑:可可西里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扎根三江源的科研人员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文化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