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可可西里守护者:救助受伤秃鹫,分年货牛肉给它吃
2018-03-15 16:42:5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 】 浏览:2327次 评论:0
姓名:解安程
 
年龄:26岁
 
职业: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巡山员
 

 
算上今年,我已经五年没有在家陪妈妈过年了。
 
我是来自雪域高原的解安程,今年26岁。2013年,我入伍成为一名武警战士,退伍后成了可可西里巡山员,被分派到海拔4470米的索南达杰保护站(以下简称“索站”)工作,至今已逾3年。
 
今年1月1日,局里(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下发了春节值班表,轮到我上站值班。
 
自入伍那年始,我已有五年没在家过年了。为了不让妈妈独自一人在家,姐姐每年都会把她接到西宁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2月13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妈妈坚持陪到我启程去可可西里这天才动身前往西宁。此前我调休了半个月,也算提前把年过了。妈妈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我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战士守土一方,为的是百姓安居、社会稳定;巡山员守土一方,为的是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这是我们共同的底色。
 
我庆幸能成为守护可可西里的一员。
落雪后的索南达杰保护站。  本文图片均为解安程 图
提前进站
 
本应是2月15日交班,但考虑到15日就是大年三十,下站的队员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在火车上过年,所以我决定提早两天上站交接,让他们安心回家。
 
冬季食物保存时间比夏日久,伙食也可以置办得丰富些。局里也关照我们一定要置办好春节补给,注意安全的同时过个好年。
 
除了必备的牛羊肉、挂面、罐头、蔬菜之外,我还买了速冻水饺、汤圆以及火锅食材。
 
中午补给置办齐后,我就一路向南。出了驻地格尔木市,喧嚣远去,孤寂袭来。我喜欢这带着苍凉感的孤寂。
 
过了海拔4100米的西大滩,路旁的山坡上几只藏原羚悠闲地吃着草,偶尔回头张望,警惕着来自其他物种的威胁,这当然包括我们人类。
 
人们往往把藏原羚和藏羚羊搞混。其实,藏原羚有它独特的标识,臀部有一块很大的白斑,正因此它也被称为“白屁股”。
 
一个小时以后,终于抵达海拔4700多米的昆仑山口,这里就属于可可西里辖区了。
 
我缓缓停下车,走到索南达杰塑像前脱帽敬礼。这已然成为我们每次进站的一个仪式,以表达我们对索南达杰的敬意,也希望他保佑我们不出意外。
雪中的野牦牛,远处是藏羚羊。
 
在我们可可西里人眼里,索南达杰是一座永恒的丰碑。他曾担任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县委副书记,西部工作委员会第一任书记。 1992年,他成立了保护可可西里的野牦牛队。1994年,他在可可西里腹地与盗猎者的搏斗中牺牲。1996年5月,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索南达杰“环保卫士”的称号。同年,可可西里的首个保护站建立。为纪念他,保护站以他的名字命名。
 
从昆仑山口出发再行驶半个小时,就到了可可西里保护区的第一个保护站——不冻泉保护站。我与队员贡却扎西交流了最近的巡护情况。因天色已晚,不敢多做停留,我直奔索站。
 
行至索站,为不耽误两位队员回家的时间,我们没有过多寒暄。简单交接后,我目送他们离开。
 
那时,月亮已是又大又圆。
 
初二落雪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早晨我开车去保护站周边巡视了一番。一是完成日常巡护,二是了解新生湖与野生动物情况。
 
方圆十几公里,一圈巡视下来我发现周边的藏羚羊数量越来越多。虽然都是五六只的小群,但有十多群,野牦牛和藏野驴也时有出现。
 
这些动物离公路边越来越近,过往车辆丝毫没有影响到它们正常的觅食。这说明我们的保护工作是有成效的,人与动物愈加和谐。
被狼吃剩的藏羚羊残骸。
 
回到保护站里,炉子里的火正旺,与外边的寒冷截然两个世界。近几年,保护站基本设施条件越来越好。虽然日常用水用电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但比起十多年前的老队员们的工作条件已好很多。
 
过年了,不管怎样年味儿还是得有。灯光下,包裹糖块的纸反着刺眼的光亮;铁锅里,翻腾着土豆和牛肉;压力锅中,煮着肉馅儿的速冻饺……
 
2月17日,正月初二。一睁眼,窗外落了雪,可可西里更显圣洁。
雄性藏羚羊和它身边的雌性藏羚羊。
落雪的可可西里宛如一幅中国水墨画。近处是漫步的高原精灵藏羚羊。支棱着长长犄角的雄性藏羚羊脸部发黑、昂首阔步。三五只雌性围在身边。远处是冰雪覆盖下的青色山梁,绵亘起伏,仿佛在古老的可可西里大地上呼啸腾骧……
 
救助秃鹫
 
正月初三晚间,过往游客上门告知,距保护站十公里处有只大鸟,趴在路边一动不动,人靠近也不理会。我赶紧前往现场,并没有发现大鸟的踪影。
 
第二天一大早,不冻泉保护站的队友抱来一只受伤的秃鹫。五个保护站只有索站成立了救助中心,所有救助的动物都要送到这里来。队友贡却扎西说是昨晚游客打电话,他们赶往现场发现的。
 
不冻泉保护站和索站只有三十公里的车程,辖区范围有一定的交叉,或许他们先我一步找到了这只受伤的大鸟。
被救助的秃鹫。
 
秃鹫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高原上体格较大的猛禽,展翅后能有2米多长。救助的这只展翅后大概有一米多,这也是我第一次救助这种大鸟。
 
相较于成年秃鹫,这只秃鹫体色淡,我猜它是去年冬天出生的。它的一只腿断了,经过简单的消毒处理和固定,断裂的位置恢复了原状。
 
野生动物的救治工作难度很大,除了皮外伤,其他伤都很难治愈。这只秃鹫虽然固定了断开的腿,但它不会像人一样安静养伤,这给救治痊愈带来极大困难。
 
简单包扎后,我把它放进救助栏里,将我自己伙食中一半的牛肉丢给它。
 
这只秃鹫的精神状态不错,吞下好几大块牛肉,食量惊人。我不得已又切下几块给它。
 
秃鹫意外到来,而我置办的伙食总量有限,这几天还得想办法给它找食物。
48
Tags:可可西里 守护者 救助 秃鹫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羌塘草原上,一对父子的薪火传承 下一篇杂多昂赛:北大女生一天邂逅7只雪..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文化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