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昂赛:国家公园的美丽尝试
2017-03-03 16:40:14 来源: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赵翔 殷鸿儒 【 】 浏览:569次 评论:0

        昂赛是个美丽的地方,我初来的时候恰是秋季,2014年。
        车沿着河谷缓慢行驶,道路蜿蜒,早晨的雾气尚未散去,眼前更是一片弥漫。泥土路的下方,是澜沧江的上游,扎曲。秋天的江水清澈,水势并不大,但在宁静的峡谷里,依然可以听到车窗之外的流水声,厚重的车轮和清脆的流水,路上和水上的对话。彼时河谷的圆柏和柳科叶已泛红,色彩并不斑斓,红绿之间,几只噪鹛的跳跃,别有一番静美。        

       圆柏林之上是牧民的草场,秋天的草原开始泛黄,却黄的并不透彻。刚从夏季牧场搬迁回来的牦牛,正在把握水草最后的丰美,补充过冬的食粮。草场之上,则是裸岩,雾气总是漂浮在裸岩的中间,让你看不清山顶的样子。高山裸岩是雪豹典型的栖息地,你并不那么容易见到它。

        我想从那时候起,昂赛就有两个重要的价值呈现在我的面前:

        首先,这里有从河谷到圆柏林,草场再到高山裸岩的多样栖息地,作为三江源林线海拔最高的区域,澜沧江河谷的小气候丰润了这里的树林与草地。而在这个多样性的栖息地背后,应该是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其次,在栖息地被道路、城镇化建设导致的越发破碎的今天,河谷地带毋庸置疑是野生动物迁徙的重要廊道。随着气候变化、人为活动等影响因素,这里的廊道价值应该会更加凸显。

        我想,我们可以在昂赛做些什么。

 

金钱豹和雪豹的美丽邂逅

        首先开始的是社区监测。我们把以社区为主体参与的科学监测活动定义为社区监测,而目前在三江源最主要的监测方法是红外相机。通过红外相机的自动捕捉,我们可以发现很多我们日常不容易看见的动物,从而增加我们对于这个区域的了解。

        在昂赛,这项工作从2015年开始,在4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16位经过培训的牧民负责分别管理自己的红外相机,定期对电池、存储卡、摆放位置等进行维护。

        实践证明,牧民们都很擅长并且喜欢这项工作。世代与野生动物为邻,日常生活与野生动物的高度重叠,让他们更为了解野生动物的习性,从而能找到最好的红外相机布设点;除此之外,放在牧民自家牧场上的红外相机,能够避免对外人来说枯燥并艰苦的翻山越岭,将红外相机的维护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最后,传统的文化观念下,牧民能够把拥有野生动物和自豪感建立起因果联系。“看,这是我们家的雪豹。”每个人都笑着展示手机里的动物照片。

        “喀登,我们拍到了Zie?”

        2016年初,我接到了这个电话,声音不大,但我却听的特别清楚。

        在藏族传统认知中,有两种比较常见的豹,一种叫做“Sa”,就是我们所说的雪豹,另外一种,叫做“Zie”,按照推测,这应该是金钱豹,但多年来都没有任何影像的记录。昂赛,帮我们填补了这一空白。

        “首次证明,在青藏高原东部雪豹和金钱豹的栖息地重合。”

        照片中的金钱豹气宇轩昂,颇有王者之风,相比之下,同地方出现的雪豹就显得相对弱小了些。除了它们,在这个点上,还捕捉到了棕熊、猞猁、狼、藏狐、赤狐等多种顶级食肉动物。


红外相机于昂赛野外拍摄到的金钱豹

 


红外相机于昂赛野外拍摄到的棕熊

       当2016年4月我们第一次整体收集并分析红外相机照片的时候,在2074个红外相机工作日里,共捕捉到881次雪豹,39次金钱豹,识别出13个雪豹个体和3个金钱豹个体。作为目前已知中国雪豹密度最高的区域,昂赛或许还保持了中国最为完整的食肉动物群落。

        这是一个美的地方,让我们看见了生命之美。

 

 国家公园,人兽冲突的烦恼

        2016年的3月,在有关部门公布《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昂赛作为十三个乡镇之一,被纳入其中。

        对于国家公园的解读已然很多,但在三江源,生态修复毋庸置疑是最重要的任务,而生态修复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无疑是如何让当地人从生态保护中受益。真正的把自然资源变为可以受益的自然资本,可以促使牧民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可持续的参与保护。

        首先被摆上桌面的,是人兽冲突。这是牧民无法从保护中受益,反而要遭受损失的迫切问题。

        在昂赛的年都村,在2015年,平均每户有4.6头牛被雪豹、金钱豹、豺、狼等捕食,户均损失超过5000元,最多的一户达到23头。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虽然青海省在2011年就出台了《青海省重点保护陆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失肇事补偿办法》,但施行起来,却步履维艰。首先,复杂的补偿流程规定,合格的审核流程需要在县级主管部门、乡政府、村民共同认可的前提下,在规定的时间内及时上报;另一方面,缺乏对于补偿成本的估计,让每年政府对于野生动物肇事补偿的预算并不充裕。

        2016年,在杂多县人民政府、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牧民以及社会力量的共同投入下,“澜沧江野生动物补偿基金”在年都村成立。基金以以上两个问题为创新点,首先进行管理权下方,由村作为主体进行核实补偿,乡政府负责监督,从而简化核实流程、降低核实成本;除此之外,明晰牧民管护和政府保护的责任,即因为没有得到牧民妥善管理而遭受的损失,基金并不补偿,从而降低补偿成本。

        这是一个实践型的研究案例,比如如何明确牧民管护和政府保护的责任,比如简化后的核实流程是否会存在制度漏洞,从而导致基金成为少部分人的“蛋糕”,依然需要很多的推敲。

 

自然体验,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

        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改革方案》中,首次提到了“有序扩大社会力量参与“的重要原则。作为体制改革的重要窗口,这是希望将国家公园这一“全民共享、世代传承”的资源,展示在全民面前。三江源,打开了它的大门

        基于对于自然体验的理解和尝试,我们和杂多县在2016年8月举办了“首届澜沧江源自然观察节”。这是一次热闹并且有意思的活动,也是我开始着手写这篇文章的缘由所在。

        14只队伍,40多名参赛队员,4天的时间。在10种兽类、61种鸟类和93植物,以及每个参赛队员收获颇丰的背后,还有我们看不见的推动。在以生物多样性认知和观赏为主要内容的自然体验模式下,本地社区得到了最大的参与和收益。

        15名经社区选拔出来的牧民向导得到了每天500元的收入,带领参赛队拍摄到雪豹的向导还获得10000元的奖励。而每个参赛队员每天200元的食宿费用,将支付给由村民组成的后勤保障组织。

        我们可以看到,有别于传统的大众旅游,在三江源的脆弱且独一无二的生态系统下,可以让每一个参与者在深入体验景观的同时,收获来自于自然、来自于本地社区的知识,并通过技能、资金、感情等多样的形式对自然、对社区进行反馈,形成良性的循环体系。

        虽然通过活动,我们依然发现了很多的不足,比如向导缺乏基本技能、后勤保障并不完善。但如果换个角度来想,在如今公司大包大揽的开发形式下,我们或许真的可以在三江源寻找到一种完全由社区为主体运营管理,并且充分收益的模式。牧民曾经从自然系统中的草场,收获了牛羊,将完全的自然资源转换为可以提供能量、蛋白质、衣服甚至日常用具的牲畜,这是藏民族千百年来在青藏高原繁衍生存的睿智。但如今,我们或许可以将自然景观、生物多样性直接转换为能量、衣服,而不再需要牲畜的转换。

        我想,所谓的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就是需要我们每个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力量,来帮助这里建立正确的自然体验和发展模式。虽然挑战很多,我们依然可以更耐心一点,更乐观一点。



四面吉祥佛石  尕宗求江摄



乃邦格拉巴瓦神山  尕宗求江摄

       2016年,是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昂赛管护站的第一年,我们很高兴和杂多县人民政府,和本地的牧民小伙伴以及来自各地的朋友一起见证并参与。

        无论如何,所有的尝试都是美丽的,并且值得的。

18
Tags:昂赛 国家公园 玉树 杂多 责任编辑:可可西里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雪豹与寺庙:相隔数百万年的殊途.. 下一篇让三江源山更绿水更清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文化创意